? {sys:title}
您的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 >  警鐘長鳴

沉溺"錢途" 斷了前途 ——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廳原副巡視員蔣勇嚴重違紀違法案例剖析

2018-07-27 09:35:08 瀏覽:字體:T T

他憑著自己的才華和實干得到了組織的信任與重用,從基層干部一步步成長為縣委書記。然而,在物欲面前,他心理失衡,理想信念動搖,宗旨意識喪失,為了個人私欲,膽大妄為、目無紀法。面對組織約談,他心存僥幸,妄圖瞞天過海,但終究“紙包不住火”——

  蔣勇,1960年出生,曾任廣西壯族自治區臨桂縣縣委書記,廣西林業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廣西林業廳副巡視員等職務。因涉嫌嚴重違紀,2017年4月,蔣勇接受組織審查。2017年7月,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提拔受挫 信念動搖

  蔣勇出生在一個基層干部家庭,在組織的關心和培養下,逐漸從全州縣的一名普通基層干部一步步成長為臨桂縣縣長、縣委書記。此時的他對工作充滿激情和活力,帶領全縣干部群眾,開拓進取,大力發展縣域經濟,臨桂縣經濟發展各項指標在自治區排名第一,創造出許多臨桂經驗并在廣西各縣(區)推廣。

  但是事業上的成功并沒有帶來理想信念的堅守。隨著時間推移,蔣勇的心態發生了變化。在他心里,拼命工作并非僅僅為民謀福利,還是為了青云直上,一旦仕途受挫,理想信念的根基便開始動搖。

  2006年換屆,蔣勇原以為自己能得到組織的提拔重用。但事不遂愿,換屆后他繼續留任。看到其他提拔至副廳級領導崗位的縣委書記時,他內心產生了很大的失落感。

  蔣勇在懺悔錄中寫道:“2006年換屆時,各地優秀的縣委書記都提拔了,而自己工作那么出色,卻仍在臨桂工作,心里很不平衡。從此在思想上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在廉政方面放松了警惕,從而被一些老板‘圍獵’。”

  2007年,多次得到蔣勇幫助的一家房地產老板何某送來20萬元現金以示感謝。蔣勇再三推辭。但最終未能抵擋金錢的誘惑,“他主動給的,我幫了他的忙,他賺了錢”,私欲占據了上風,蔣勇收下了這20萬元現金。

  貪欲的大門一打開,便如洪水猛獸般滋長,變本加厲,讓人一步步走向深淵。蔣勇追求金錢的欲望不斷膨脹,他刻意結交商業圈朋友,與他們稱兄道弟,搞權錢交易,還自作聰明給自己定了“安全法則”:不主動索要好處,做事不求回報,但長期交往、多年交情、知根知底、“相當可靠”的朋友主動送錢可以收。妄想既能享受“錢途”,又能保住前途。

  一人獨大 肆意妄為

  2008年10月,蔣勇調離臨桂縣至廣西林業集團有限公司,先后任副總經理,黨委書記、董事長。大權獨攬的蔣勇漸漸把企業當成自己的“家”,置黨紀國法于不顧,為所欲為。在林業集團的幾年,重大決策、重大項目安排、大額資金使用基本由其個人決定。

  2011年初,在臨桂結識的“老朋友”鄭某某通過招拍掛拿到一塊建設用地,想溢價出售。時任廣西林業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的蔣勇給下屬房地產公司領導打招呼,要求“特事特辦”,在最短的時間內收購鄭某某的土地開發房地產,并讓財務先借款給鄭某某支付土地出讓金。鄭某某則分兩次送給蔣勇數百萬好處費。

  2015年10月,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第六巡視組巡視反饋指出,廣西林業集團在重大事項決策中違反民主集中制和“三重一大”制度規定,要求整改。

  巡視反饋代表了黨組織的意見,應當認真整改落實,并在規定時限內報告整改情況。但蔣勇無視巡視反饋意見,依然我行我素。當年12月,他又未經董事會研究,擅自簽批同意成立三級合資公司。

  蔣勇的獨斷專行給企業帶來了重大損失,該三級合資公司最終因管理混亂,經營不善被注銷。

  對上級黨組織的決定,他也陽奉陰違,搞變通執行。2014年3月,蔣勇將尚在黨紀處分影響期內的梁某調任林業集團計劃財務部副部長,5月,任命梁某為集團計劃財務部部長。11月,自治區國資委黨委要求林業集團對梁某的任職進行糾正,林業集團黨委撤銷梁某職務,但仍讓其繼續主持計劃財務部工作,直到蔣勇調離林業集團后,梁某才調整到其他工作崗位。

  蔣勇的“任性”還體現在全然無視組織紀律,對干部選拔任用搞“一言堂”。2015年7月7日,蔣勇主持召開林業集團領導班子擴大會議期間,毫無征兆地,臨時讓集團人力資源部向班子成員通報擬提拔8名人員為集團部門副科級干部,會后集團公司直接下文任用。

  狡兔三窟 對抗審查

  蔣勇猶如狡兔,2008年,他就“未雨綢繆”,讓朋友在廣東幫他辦理了“李某某”“洪某某”兩張居民身份證,分別在多家銀行開設賬戶,用于存儲、轉移其收受的錢款。并以“洪某某”身份證辦理了一張往來港澳通行證。

  2017年1月,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專門就信訪反映的問題約談了蔣勇,讓他說明情況。但他毫不珍惜組織給予的改過自新機會,對所有的問題全盤否認,還想方設法掩蓋違紀事實,徹底走向了背離黨和人民的一邊。

  為了逃避組織的調查,2017年2月和3月,蔣勇陸續將“李某某”“洪某某”兩個假身份在銀行的錢款取出或轉出,注銷所有賬戶。之后,蔣勇銷毀了“李某某”“洪某某”假身份證和港澳通行證。

  不僅如此,為了防止行為暴露,蔣勇還找到行賄人鄭某某訂立攻守同盟,交代鄭某某將與他交易過的銀行賬戶全部注銷,并商定面對組織審查時,所有收受錢款問題全部予以否認。

  此時的他以為一切安排妥當,可以高枕無憂。他后來寫道:“專案組工作人員找我談話,我只關心和注意聽鄭某某是否出賣了我,其他的話我一句都沒有聽進去。我從談話中聽出來了,鄭某某沒有‘出賣’我,這就堅定了我不承認的決心。”

  2017年4月,審查人員把蔣勇帶到辦案點的時候,蔣勇還心存僥幸,一直裝出“無辜”的樣子,繼續對抗組織審查。

  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當專案組工作人員將“李某某”這張假身份證復印件擺在蔣勇面前時,他的心理防線瞬間崩潰。但悔之晚矣,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記者 李明鮮 通訊員 吳貴明 黃祖華)

 


相關信息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带坐标